客户服务 客服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 > 亮点聚焦 > 研究 | 瑞联新材两版招股书“催生”数据矛盾 关联担保涉嫌选择性披露

研究 | 瑞联新材两版招股书“催生”数据矛盾 关联担保涉嫌选择性披露

2020-07-15 来源: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瑞联新材
1.jpg

《金证研》沪深资本组 无涯/研究员 映蔚 洪力/编审

西安高新区是“硬科技”概念的策源地、诞生地。2020年6月,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瑞联新材”),成为西安高新区第二家冲击科创板的“硬科技”企业。而此前瑞联新材冲击创业板“折戟”,时隔不到一年时间“转战”科创板,瑞联新材或面临诸多考验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其两段上市之路“催生”的两版招股书中,多项财务数据却前后“矛盾”;此外,合作期间,昔日员工“变身”为客户核心技术人员,双方的交易额大幅增加,瑞联新材是否“获客”有招?雪上加霜的是,其关联担保交易涉嫌选择性披露,或信披违规。

一、两版招股书多处财务数据前后“矛盾”,信披质量或遭“拷问”

据公开信息,2017年7月,瑞联新材首次递交创业板上市“排队”申请;2018年,其更新了一份签署日期为2018年6月8日的招股书(以下简称“2018年招股书”);2019年6月,瑞联新材赴创业板的上市之路“折戟”。而短短九个月之后,瑞联新材“转战”科创板,最新版招股书的签署日期为2020年6月12日(以下简称“招股书”)。

令人困惑的是,前述两版招股书,却出现多处财务数据“打架”的异象。

据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主要基础化工原料四氢呋喃的采购价格为15.77元/千克。

而据2018年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四氢呋喃的采购价格却为13.47元/千克;即较之招股书披露的采购价格,少了2.3元/千克。

据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液晶材料产品、OLED材料产品的平均单位价格分别为4,499元/千克、7,938元/千克。

而据2018年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液晶材料产品、OLED材料产品的平均单位价格却分别为4,514元/千克、7,975元/千克;即较之招股书披露的数据,2018年招股书披露的平均单位价格分别多出15元/千克、37元/千克。

除了原材料采购价格及产品销售价格前后不一致,瑞联新材产品的产量、销量及产销率也出现类似情形。

据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主要产品中的液晶材料、OLED材料产量分别为80.42吨、25.08吨,产销率分别为104.56%、94.38%。

而据2018年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主要产品中的液晶材料的自产量、采购入库量、外协加工量分别为72.34吨、0.88吨、5.51吨,即合计产量为78.73吨,较之招股书所披露的数据少了1.69吨;同期,OLED材料自产量、采购入库量、外协加工量分别为10吨、6.44吨、8.13吨,即合计产量为24.57吨,较之招股书所披露的数据少了0.51吨。

此外,2017年,瑞联新材液晶材料、OLED材料的产销率分别为106.81%、96.34%,即较之招股书所披露的数据分别多出2.25个百分点、1.96个百分点。

1.png

据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主要产品的合计产量为126.69吨。

而据2018年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主要产品的自产量、外协加工量、定制采购量分别为104.52吨、23.68吨、11.11吨,即合计产量为139.31吨,相比招股书所披露的数据多出12.62吨。

据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的主要产品液晶材料、OLED材料、医药中间体的销量分别为84.09吨、23.67吨、24.48吨,即合计销量为132.24吨。

而据2018年招股书,2017年,瑞联新材主要产品的合计销量为142.56吨;即较之招股书所披露的合计销量多出10.32吨。

1.png

据招股书及2018年招股书,重要会计政策及会计估计变更、重大会计差错更正、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,对于上述原材料采购价格、产品销售价格、产品产量及销量的数据“打架”现象,或并未产生影响。

由此可见,瑞联新材两版招股书存在多处财务数据前后“矛盾”的现象,其信息披露的质量如何?不得而知。但问题远未结束,瑞联新材与客户之间的交易额,也同样出现了数据“打架”的窘况。

 

二、与客户之间采销数据“对不上”,关联担保涉嫌选择性披露

在液晶材料领域,瑞联新材称,其与北京八亿时空液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八亿时空”)等国内主要混晶厂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,2018 年及2019 年成为八亿时空的第一大供应商。

据招股书,2018-2019年,八亿时空分别系瑞联新材的第四大、第五大客户,瑞联新材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,426.27万元、5,296.67万元。

据八亿时空招股书,2018年,瑞联新材系八亿时空第一大原材料供应商,八亿时空对瑞联新材的原材料采购金额为4,081.65万元。

也就是说,在八亿时空对瑞联新材不存在劳务服务采购的情况下,2018年,招股书披露的瑞联新材对八亿时空的销售额,比八亿时空披露其对瑞联新材的采购额多出344.62万元。

而招股书及八亿时空招股书显示,重要会计政策及会计估计变更、重大会计差错更正、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,对于上述双方交易数据“打架”的现象,或并未产生影响。

需要指出的是,瑞联新材与八亿时空之间,或不仅存在商品买卖关系,瑞联新材旗下昔日员工,还曾“变身”为八亿时空的核心技术人员。

据八亿时空招股书,2016-2017年,瑞联新材分别系八亿时空的第五大、第二大原材料供应商,八亿时空对瑞联新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98.77万元、1,774.19万元。

且八亿时空招股书显示,八亿时空的OLED研发部经理“邓师勇”,2016年12月入职八亿时空,系核心技术人员之一;其曾于2009年12月至2016年8月,就职于西安瑞联新材料有限公司,担任研究员的职务。需要指出的是,西安瑞联新材料有限公司比瑞联新材全称少了“股份”二字,而《金证研》沪深资本组经市场监督管理局研究发现,并未检索到该公司。即西安瑞联新材料有限公司或系八亿时空信息披露“手抖”所致,其或系瑞联新材。

也就是说,双方合作期间,2016年12月,瑞联新材昔日研究员跳槽至八亿时空,成为八亿时空的核心技术人员;而2017-2019年,八亿时空对瑞联新材的采购额大幅增加。昔日员工入职客户不久后,双方的交易额大涨,其中是否存在关联?尚未可知。

除了围绕八亿时空产生的采销数据“对不上”以及员工流失的疑云,在关联交易披露方面,瑞联新材或还存在选择性披露的问题。

据2018年招股书,截至2017年底,瑞联新材尚未履行完毕的关联担保交易共八项,担保金额分别为30,000万元、2,000万元、7,000万元、4,000万元、2,000万元、4,800万元、2,500万元、4,000万元,担保起始日分别为2016年3月14日、2017年5月19日、2017年6月30日、2017年5月19日、2017年6月19日、2017年9月12日、2017年9月15日、2017年8月10日。

1.png

在上述2018年招股书所披露的八项关联担保交易中,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6月30日、2017年5月19日、2017年6月19日、2017年9月12日、2017年9月15日、2017年8月10日的六项关联担保交易,担保到期日分别为2020年6月28日、2022年5月17日、2020年6月17日、2020年10月16日、2020年9月14日、2020年6月26日。

而据公开信息,瑞联新材最新招股书的签署日为2020年6月12日,报告期为2017年度、2018年度以及2019年度。也就是说,上述2018年招股书所披露的六项关联担保交易,实际上均在报告期内且尚未履行完毕。

而据招股书,报告期内,截至2019年底,瑞联新材尚未履行完毕的关联担保交易共6项,担保金额分别为4,000万元、2,000万元、3,000万元、20,000万元、7,000万元、5,000万元,担保起始日分别为2017年5月19日、2018年5月21日、2018年5月30日、2018年6月15日、2018年6月28日、2018年9月26日。

1.png

也即是说,瑞联新材最新招股书仅披露了2018年招股书中起始日为2017年5月19日、担保到期日为2022年5月17日的一笔4,000万元的关联担保交易,瑞联新材涉嫌选择性披露。

“换道”上市,两版招股书却出现多处财务数据“矛盾”,不仅如此,其与大客户购销数据也出现“打架”的现象。问题接踵而至,此番上市,瑞联新材如何在资本市场的“聚光灯”下站稳脚跟?《金证研》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。
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